1. 首页
  2. 娱乐播报

OPPO造芯背后,段永平与手机帝国的未来

在今年的校招中,OPPO就发布了少量的芯片工程师职位。近期,筹备良久的OPPO手机芯片业务终于开始启动。

早在2018年9月,OPPO旗下公司“瑾盛通信”就已将“集成电路设计和服务”纳入经营项目,OPPO手机芯片就此起航。根据社保公开资料显示,2018年底,瑾盛通信的员工数量已达150人,这一数字已经超过小米旗下松果电子的100人。

继小米之后,OPPO也确定了芯片战略,中国的芯片市场,这次会变天吗?

对于交替进入前五的小米、OPPO、vivo而言,核心技术是三家公司与华为、苹果的主要差距。

小米的松果成立5年间,研制的澎湃系列芯片差强人意,澎湃S1搭载在了小米5c上,不过这款手机几个月就被下架,澎湃S2设计好了,生产了一批又一批的流片,都没有达到预期效果。在降低成本、提升体验上并没有给小米加分。

OPPO意图通过手机芯片补齐硬科技的短板,此举能改观OPPO在智能手机市场核心技术比不过华为、苹果的现状,促使其有效进阶顶尖手机厂商阵列吗?

揭晓这一答案之前,我们不妨先来了解一下OPPO背后那些你不曾知晓的故事。

OV背后,有一位想低调但实力不允许的人

据调研机构Trustdata的2019年上半年手机出货量报告显示,其中OPPO以23.4%占比位居排行榜第一,vivo紧随其后占比22.4%。

OPPO、vivo(后以OV表述)能占据上半年出货量半边天的原因,不仅得益OV的品牌战略,而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,OV同属步步高派系,都有同一位想低调但实力不允许的人——段永平。

段永平这个外表和名字都平淡无奇的中年男人,曾是中国第一个花钱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华人,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是商业奇才。

1961年,段永平出生在江西南昌,16岁就考上了浙江大学,毕业后被分到了北京电子厂。当时电子管技术正在兴起,段永平觉得再待下去没什么前途,于是果断地辞去了铁饭碗。而后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,取得硕士学位后,段永平南下广东,被日华电子厂聘任为厂长。

当别人还在考虑什么东西好卖就组装什么的时候,段永平靠着自己对市场的敏锐,率领团队研发出小霸王游戏机,彼时日本任天堂红白机刚刚推出,但价格昂贵,凭借广告营销和价格优势,仅用三年,这间小厂产值上亿,那是段永平第一次展现自己的商业才华。

随后,段永平创立了自己的公司——步步高。开始了新的征程,也掀起了中国一个黑马军团的开始,成为了复读机、电话机、VCD、学习机的中国市场第一。后来又在手机市场竞争最激烈的时候杀入手机市场。

从早期的学习机,VCD ,再到手机,段永平几乎很少失手,每进入一个领域,都迅速成为该领域的领军品牌之一!

那么问题来了,他在商业上真的是天纵奇才,什么东西在他手里都能点石成金吗?

这不得不说段永平在营销上的本事了,在90年代,电视是普通群众打开视野的主要渠道,段永平将广告营销视为战略武器,“小霸王”“步步高”时代曾多次购买央视广告,让央视为其背书,在广告营销上撒钱,段永平从来没有手软过。这种“重营销、铺渠道”的思路,后来被他的弟子在OPPO、vivo上发扬光大.

千禧年是一个很重要的节点,处在人生高光期的段永平做出了一个让人惊讶的决定——离开步步高,远走美国去和妻子汇合,这个身价不可估量的富豪,为了自己心爱的人放弃了很多。

远走美国之前,他将自己的商业帝国交给了三位弟子。2001年,步步高拆分股权,成了三家相对独立的公司。在段永平的牵头下,成立了OPPO品牌,陈明永成了OPPO的CEO。vivo是步步高沈炜2011年成立的公司,这两家公司既有共同的基因,又是竞争关系。

深谙段永平打法的弟子,没有让段永平失望,2016年,智能手机市场在几乎被小米、华为、苹果、三星垄断,OV疯狂地在线下布局了几十万家销售门店,县城里几乎走几百米就能见到一家。

搞定线下后,OV系斥资近20亿元营销费用,将“充电五分钟,通话两小时”的宣传语,喊遍大街小巷。在2016年,OV反超小米、华为,跃居中国出货量前二。

段永平早已成为弟子背后的一面旗帜,尤其是在陈明永的OPPO公司:“那些省分公司老板当年可都是段永平底下的兵,在这个体系,段永平就是精神领袖。”

在手机行业竞争激烈时,OV品牌杀入战场

作为跟随段永平最早的人,陈永明受到了段永平最多的照顾。2012年,陈永明将重心转移到手机领域来,获得了OPPO的使用权,开始独立起来。

还有vivo,OV是“一母同胞”的兄弟,作为步步高替补的手机品牌,vivo前期借用步步高的大名,和销售渠道迅速打进市场。而这两“兄弟”也在互相的竞争中,共同成长,成为手机企业巨头之一。

OV进入智能手机市场,已是手机竞争的白热化时期,OV是怎样杀出一条血路的?

主要靠的是“不在非战略点上浪费自己的竞争力”。OV的产品并没有太高的性价比,如果用上顶级的配置,受碍于产能,短时间内必然无法满足OV快速生产的要求。所以OV兄弟不追求极致的配置。

品牌、资金、背景上,OV没有明显优势。OV兄弟在自己熟悉的线下渠道做足了功夫,也造成了它们农村包围城市的独特发展路线。

在智能手机厂商都在做线上电商的时候,OV却很重视与地区经销商的合作。如果你现在到三四线城市,你会发现到处都是 OV的门店,在那里OV享有与iPhone同样的品牌美誉度。

“低配、高价、卖得好”的策略让OV有更高的利润。紧紧抓住年轻用户,走农村包围城市的“老套路”。正是因为坚持这样的定位,OV兄弟才能从音乐、拍照手机出发,撬动整个智能手机行业。

线下门店让OV的销量保持行业领先,当下小米、华为也意识到自己线下的短板,华为、小米纷纷在线下开店,让OV倍感压力。

眼下OPPO一方面进军线上市场,推出K系列,另一方面是衍生子品牌开拓市场,Realme是OPPO在去年印度设立的子品牌,面向的是千元机市场,对标的是小米的子品牌红米,至于一加,虽然官方死活不承认是OPPO的子品牌,但是它跟OPPO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。

vivo是华为OV中最晚觉醒推出子品牌的手机厂商,2019年2月12日vivo的子品牌iQOO正式登场,用于开拓更加广大的市场。

未来的手机行业会是大集团+副牌的战争,从华米OV纷纷组建子品牌的趋势看,一个品牌有N个子品牌是未来头部厂商占领细分市场的趋势。

一直在线下大步流星的OV,在子品牌的拓展上,走得不是很顺。而OPPO此次造芯,不得不让人联想是否是曲线救国的一种做法。

步步高系与小米系,究竟哪种方式是手机行业未来?

段永平和雷军,是风格迥异的两个人。OV公司的营销策略和小米公司完全不一样,一个主攻线上,一个占领线下,到底哪一种打法占优?

从销量上来看,根据调研机构Canalys2019年1月发布的2018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全年出货数据,OPPO位居第二,占比20%,vivo第三,占比20%,小米第四,占比12%排名第四,OV领先。

从广告营销上来看,OV在营销和宣传花足大价钱,从杨幂到李易峰、从迪丽热巴到吴亦凡,OPPO用足明星代言来塑造品牌和吸引消费者,这一点上和小米大相径庭。

小米采用的营销宣传是线上宣传。作为一家靠“低价高配”出生公司,让公司在核心业务手机研发上注入更多财力物力,小米所采取的营销策略是线上“饥饿营销”,将核心价值观“低价高配”做到彻底。

从子品牌布局上看,小米的子品牌已经拓展到了四个,小米+红米+黑鲨+POCO,如今小米可以去主攻华为,红米去打荣耀,顺便压制Realme;收购美图之后,已经将美颜技术融入小米品牌,用美颜效果去开拓女性市场,抢夺OV的消费者;游戏手机市场也有黑鲨分一杯羹;一加手机在印度高端市场大热,小米的子品牌POCO在走一加的老路,吸引发烧友。并且线下店的扩张也加快了脚程,品牌明星代言也加大投入,小米全面出击,战略明确。

反观OV这边,子品牌的成立明显有些后知后觉,线上市场也依旧没有打开,不过靠着成千上万的门店,依然保持着销量领先优势。但细分市场领域,明显不占上风。

OPPO此次造芯的目的,或许有弥补子品牌的开拓晚人一步的原因,在硬科技不足以为品牌加分的当下,重新探索出的一条新道路。

到底是小米全面出击,占领细分市场,从而获得销量的增长的打法是手机行业的未来,还是OV这边继续拓展线下、探索硬科技为品牌加分的打法继续保持领先优势,结果还需要时间和数据去逐一验证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xiangnews.net/f/222060.html

a b